您现在的位置: 台海网 >> 顶级国际中心 >> 军事 >> 中国军情  >> 正文

追寻湘江战役遗迹,感受信仰之力(图)

www.taihainet.com 来源: 人民网 用手持设备访问
二维码

 

  105岁的支义青老人(右一)正在讲述帮红军架设浮桥的过程。
  本报记者 邝西曦摄

  红军后人正在观看湘江战役形势示意图。
  严立政摄(人民视觉)

  位于广西兴安县的福建籍湘江战役红军烈士纪念碑。
  本报记者 刘佳华摄

 
 

  一湾碧水,蜿蜒北去。

  在广西兴安县城北15公里的界首古街旁,坐落着一座名为“红军堂”的砖瓦房,堂前的湘江宽不过百米。

  就是这样一条不是很宽的江,1934年冬,险些阻断了中国革命的前程。也是因为这条江,中央红军由长征出发时的8.6万余人锐减至3万余人。

  江畔那座红军堂,就是当年红军长征突破湘江的渡江指挥所之一。

  岁月无言,江水作证。85年过去,记者再走长征路,在桂北大地追寻湘江战役的遗迹,感受穿越时空的信仰之力。

  血战:用生命铺就前进道路

  “三年不饮湘江水,十年不食湘江鱼。”关于湘江战役之惨烈,桂北地区流传着这样的说法。

  “湘江之战是关系中央红军生死存亡的关键一战”“湘江战役是红军长征以来最壮烈的一战”——《中国共产党历史》这样评价。

  1934年11月25日,中央红军在接连突破敌人三道封锁线后,进入广西,此时国民党中央军、湘军、桂军以及粤军共26个师近30万人,从四面包围,妄图歼灭红军于湘江以东。

  既不能北进,也不能南下,更不能后退,红军唯有奋勇向前,杀开一条血路,渡过湘江。

  在灌阳新圩,红三军团第五师阻击桂军,那年,红五师师长李天佑21岁,他后来回忆道:“第一天在连续不断的战斗中过去了。从第二天拂晓起,战斗更加激烈,敌人加强的兵力火力,轮番冲击……”部队十分疲惫、弹药不足、敌众我寡,严重减员,战士们在炼狱般的战场苦苦坚守。是役,红五师加上接防该阵地的红六师第十八团,共伤亡3500余人。

  “在光华铺阻击战中,红十团团长沈述清和继任团长杜中美在一天之内相继壮烈牺牲。”桂林党史专家黄利明说。

  “英雄忠报党恩重,战死沙场是善终。”脚山铺阻击战于1934年11月29日全面打响,战斗空前惨烈,至12月1日红军撤出白沙河防线,2000多名指战员牺牲。

上一页 1 23下一页
相关顶级国际
记者再走长征路:“红军楼”里话恩情

“红军楼”里话恩情(壮丽70年 奋斗新时代·记者再走长征路)   位于广西龙胜各族自治县平等镇龙坪村的红军楼。   本报记者 刘书文摄   “吴老优被烧掉房屋一间,领得光洋20块,吴连芳被烧掉房屋两间,领得光洋30块……”这是85年前,广西龙胜县(现为龙胜各族自治县)平等镇龙坪村发生的一幕,红军在向房屋被毁的群众发放救济款。   龙胜地处湘桂交界处,位于越...

“伟大的国际主义战士”李湘:身经百战 不辱使命

这是李湘肖像。新华社发(沈阳抗美援朝烈士陵园提供)   新华社南昌7月6日电(记者林浩)盛夏时节的江西永新阳光明媚,在松柏的掩映下,陈列着李湘照片的永新县“将军馆”显得庄严肃穆。临近正午,馆内参观瞻仰的人群依旧络绎不绝,照片中的李湘眼神坚定,让人肃然起敬。   李湘,原名李秀里,1915年出生于江西永新龙源口镇泮中村一个农民家庭。李秀里的父亲在他8...

何须马革裹尸还——重访红二、六军团出发地

(壮丽70年·奋斗新时代——记者再走长征路)何须马革裹尸还——重访红二、六军团出发地   新华社长沙7月6日电 题:何须马革裹尸还——重访红二、六军团出发地   新华社记者柳王敏、袁汝婷、马云飞   贺学舜在湖南桑植县洪家关乡贺龙故居内留影(6月20日摄)。新华社发(陈泽...

没有红军逾越不了的山河

云雾缭绕的老山界(6月30日无人机拍摄)。新华社记者 周华 摄   新华社南宁7月5日电 题:没有红军逾越不了的山河   新华社记者张瑞杰、朱超、夏军   越城岭又称老山界,海拔2100多米,是中央红军长征以来遇到的第一座高山。   当年红军翻越老山界,走的是羊肠小道,有的地...

红军瑶胞一家亲

作为中学语文课本里的经典篇目,很多人是从陆定一的《老山界》这篇文章开始认识长征的。 老山界,地处广西北部的少数民族聚居区,也是红军突破湘江后翻越的第一座高山。《老山界》一文中,生动描述了当时的情景:红军所到之处,大力宣讲共产党保护少数民族利益的政策,对瑶族群众秋毫无犯,还送米送粮。正是在血与火的淬炼和深入接触中,红军与少数民族群众结下了深厚...

博评网